詹必全:與公路養護的半生緣
發布時間:2015-10-21 發布人:管理員 閱讀數:
  • 詹必全:與公路養護的半生緣

  • 發布日期:2013-09-18    發布人:系統管理員    閱讀次數:323

  • 公司的同事提起詹必全都嘖嘖稱贊,大家都尊敬地叫他詹工,雖然他并沒有擔任何種職位。筆者很早就聽說了詹必全這個名字,但一直無緣得見,初認識詹工還是在2008年底對他的第一次采訪。他的身材并不高大,神情憨厚,他的形貌容易讓人聯想起他所從事的職業,黝黑的皮膚,粗糙長繭的大手,指甲縫若隱若現著黑色痕跡,頭頂的頭發有些稀疏,這些告訴了人們他長年在公路上工作,冒著太陽和瀝青路面散發的高溫,長久與瀝青和砂石為伍的高速公路養護一線的技術專家。近墨者黑,近瀝青和砂石快30年的人怎能不黑呀? 高速養護是一個很辛苦的職業,夏天最高溫時要做路面瀝青攤鋪工程,冬天最寒冷時要上山檢查高邊坡、下水勘察橋梁涵洞,上山要披荊斬棘,下水不顧混泥惡沼。因此,高速公路養護部門基本上是清一色的男員工,而且年輕力壯。詹必全一個50多歲的半百“老人”怎能一直堅持做高速養護呢?是怎樣的精神支持著他?詹必全說:我與高速養護有半生緣。 緣起:生于養護世家 從事養護工作不是偶然的,詹必全家族和養護事業一直聯系著,這要從他的父親那里說起。被“三山一水”包圍的溫州地區在解放后交通仍然極其閉塞,唯有一條104國道與外界溝通,詹必全的父親就是溫州這條“生存”之道的守護使者——104國道的養護工人;后來詹必全的父親還參加建設和養護了溫州與臺州交接的黃巖大橋。 父親的養護工作一直熏陶著詹必全,無形中對詹必全的擇業心理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。詹必全選擇了道路與橋梁作為自己的中專專業,并在現在的杭州交通職業技術學校就讀。然而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溫州交通仍舊一窮二白,詹必全無奈只能從事不對口的工作,做了樂清一學校的老師,但一直不斷尋找能在公路工作的機會。1983年一個偶然的機會,詹必全從朋友處得知溫州公路局招養護工人的消息,于是他立即辭去學校老師的工作,憑著專業優勢和家傳經驗獲得了在公路局做養護的工作,當年詹必全24歲。 從此詹必全就沒有換過工作,從溫州到樂清,從市公路管理處到縣區的路段指揮所,從國道到高速公路,30年來他一直在做養護工作,越是基層一線的工作,越是試驗新養護工藝的時候,詹必全越是要趕上去,爭取去做。那么多的有關養護工作的人和故事就從詹必全的記憶里流瀉了出來—— 緣分:這些年高速養護的那些事兒 溫州甬臺溫高速公路事故處置最高效穩妥的,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就是2004年樂清段K256處高邊坡崩塌事件,然而負責樂清段養護任務的干將詹必全并沒有時刻在事故現場忙碌,人們只在事發第一時間看到他封閉了道路、上報現場情況,之后在事故現場就很少見到。這是為什么?因為還有比如此重大事故還要更重要的工程需要詹必全去監工完成。當時樂清段高速公路正在進行全路段的路面專項工程施工,工程投入巨大,工程質量要求一流,樂清管理處主管養護工作的陳主任說“崩塌事件只發生在一個點上,詹必全要負責的是一條線,否則六十多公里的全線養護工作就沒有人管了”,只有責任心極強、被公司信賴有加的詹必全做監工,公司領導和上級部門才能放心。 詹必全不但深受領導和同事信任,還擁有養護行業同行們的敬重和愛戴。溫州高速公路養護中心隸屬溫州市公路管理處,是浙南地區唯一一家上規模的專業養護單位,它的成長壯大與詹必全有關。2003年養護中心成立,沒有懂實戰經驗的技術員,甚至沒有一個養護熟練工,連壓路機也開不了;詹必全傾囊相授全部技術和經驗,手把手教養護中心的技術員,貼身指導各種機器的操作方法,還轉借了一批他從公路管理處時期就帶起來的弟子為養護中心工作。有人問起詹必全,難道不介意做強別人會危險自己的前途嗎?他說,對他們講技術和經驗,減少反工,能讓他們少虧本;也是為我們好,否則封道施工,通行費減少,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都虧損啊。于是每當詹必全來到施工現場監工,所有的人都由衷地喊他一聲“師傅”或是“詹工”! 有人說養護工作是個平凡的工作崗位,養護人做的都是日常養護工作。詹必全也說:搞養護的就這樣,沒有什么可說的。詹必全要做的是對現場的施工安全、交通安全和工程質量進行檢查和指導,需要全天候蹲守在施工現場。 以高速罩面工程為例,罩面工程有著相當復雜的工序,從病害處理到封道、測量、清掃、噴灑粘層油、攤鋪、碾壓、標線、養護到開放通車,每一個步驟都需要認真仔細完成,尤其是瀝青的溫度和攤鋪的厚度,更要嚴格控制把關。詹必全每天要在現場檢查和監督,對攪拌完成后高達170℃的瀝青進行溫度測量,對攤鋪碾壓后溫度在85℃~160℃的瀝青厚度進行測量。站在170℃的瀝青上面,再加上瀝青刺鼻的氣味,這不但炙烤著人的身體,更是對人的意志的一種考驗。古有撒豆成兵的故事,看著詹工在道路施工現場工作的情景,不禁讓人感慨,這也是一個高速神話:壓瀝青成高速路??!每次罩面工程開始的將近二十天時間里,包括所有的休息日,除了刮風下雨不能施工外,詹必全每天都堅持在現場,踩在高達100℃多度的瀝青路面上檢查工程質量,為盡早完成工程開放通車而一絲不茍地工作,但從未向公司索要過加班費。 詹必全心心牽掛的都是高速公路的安全和暢通,口中不變的語言就是:開在我們做的路上的司乘會怎樣想,一心一意撲在高速養護工作上,為此,他犧牲了幾乎所有的休息和照顧家人的時間。詹必全的妻子中風臥病在家,2007年又因腦溢血半身癱瘓了,而在妻子發病的那個早上,詹必全一大早就去上班開緊急養護會議,沒有時間送妻子就醫,他匆忙打電話讓女兒去照顧妻子。直到同事發覺他焦慮的神色,讓他說出實情,詹必全才急匆匆地趕去醫院詳細了解妻子的病情,但第二天詹必全仍然照常上班工作了。 緣續:要養護高速一輩子 我這個人閑不住,總要跑跑的。這是詹必全對養護工作的述說?!芭堋敝谡脖厝皇呛唵我话愕囊饬x,跑路上是跑,跑工程現場是跑,更要跑技術深造之路。詹必全深知中專的道路橋梁水平難以適應高等級公路的養護工作,從1986年起開始用各種方式參加專業學習,1996年從長沙交通學院獲取了公路與城市道路的大專文憑,更在他的50歲知天命之年毅然攻讀武漢理工大學公路與渡橋的本科學位,費用全部自理。從2003年到2008年,在溫州高速認真“跑”了六年的時間,詹必全四次被公司評為先進工作者,07年和08年分別被公司和集團授予優秀共產黨員稱號。 “跑”來了自信,“跑”來了榮譽,詹必全還要跑下去,“我養護高速一輩子”。他不但要把自己的人生奉獻給高速事業,也積極鼓勵女兒把青春揮灑在高速公路這個銀灰色的世界里,2005年,女兒通過市場競爭和層層篩選成為了一名高速收費員。 30年來從事養護工作,專心干好高速事業,真是結緣養護半生,情系高速一世。
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著火貨車沖入崗亭 收費員變身消防員
Copyright 2013. All Rights Reserved 溫州甬臺溫公司 | 版權所有 捷點科技 技術支持 浙ICP備12022991號
快三走势图今天上海